反传销找人寻人解救咨询网

徐老师:16251324444(微信同号)

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北派传销

福建漳州传销受害者的自述

作者: 来源:本站 发表时间:2021-08-11 18:05:37 查看:

我被带进入房间那刻,我就觉得不对了, 房子异常整洁。然后我进房间里面小房间那一刻,心有点凉,一看四个人在那打牌,然后我进去了,他们立马热情的问我,打不打牌啊,我说不会打,他说不会打可以学嘛,不打钱的。然而我还是不打, 然后过了一分钟不到,带我来这个小房间的那个人,拿出个小黑板挂在墙上,我立马明白这是什么了。


 那人说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 坏消息是你朋友的那个厂被火烧了,好消息是她加入了我们网络营销公司。然后跟我说,你来这里只是个考察者,把黑板的东西看懂看明白就能走了,(我当时信了他们的鬼话) 然后说笨的人三到五天看懂,一般的人五到七天看懂,聪明的人十天半个月看懂。然后在哪听课,听了半个多小时左右,他讲的太快了,完全不是正常语速,然后看完课,把我钱包和手机搜走了,说替我保管,看懂看明白还给你。 

微信图片_20201217045116.jpg


 然后晚上洗脚的时候,我是第一个洗的(补充一下,那时候房子里十个左右) 有个人帮我洗脚,那个人后续会说,先把他简称为蒋,然后蒋帮我洗脚之后,叫我去那个小房子坐去,然后别人帮他洗脚,后来知道他们这里规矩是新来的朋友,都叫兄弟,然后新来的你啥都不用干,洗脚也是你先洗,然后一盆水十个人洗(轮流洗的)。


 到睡觉的时候,那个蒋就开始给我洗脑,说你能来这里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,这句话我一直都记住了,然后问我家里情况,问我父母干嘛的啊,家里几口人啊,以前在哪工作啊,去过那些地方啊,我都是如实告诉他,我只把年龄骗了他们,我97的骗他们说我95的。后来又一个过来跟我扯淡,那个人简称祥吧,他们两个是负责看守我的,上厕所他们也要跟着的那种,喝水都是要他们去装的。


 然后第二天早上吃面,一丁点的那种一口就能吃完,而且死难吃,然后吃之前,还叫着兄弟,各位大老板(这是个称呼,我后面会说)请吃面,吃饱吃好,然后他们一群人就叫着 好! 然后在喊的同时把碗往地下放一下,他们那异口同声动作和声音把我吓了一跳。上吃面大概一分钟不到就能吃完了, 然后檫桌子的时候,数着一千万两千万三千万,数的老快了,扫地的人也数着一个小三两个小三三个小三的,那时候我心里觉得他们都是疯子,但是不敢说出来。扫完卫生以后,他们就开始找我聊天,还介绍自己,要我一个人把他们名字家住哪家里有几口人都要记下来,然后聊着聊着那个蒋从客厅搬来一个打牌的桌子,要我打牌,我说不会,蒋说:不会你可以学啊,我说不想学打牌,他然后就说,如果你不会打这个牌,就别想看懂这堂课,我没办法,那时候我还在想看懂看明白就能走,然后我就跟他们开始学,那个蒋在那帮我当军师,打的牌叫‘升级, 他们说湖南人都会打这个牌,这牌就是湖南人发明的,(我就是湖南人,然而学了一个礼拜才勉强会打)


 打着打着到了十一点左右,然后就有人跑进来说,撤场,立马他们放下手中牌,直接撤了,那把还没打完呢。 然后那个祥过来问我饿不饿,我说还不饿,他说饿不饿都没关系等下吃饭了,然后过了两分钟有个壮汉推开门(门基本都是关着的)说:抄家伙 然后一下子出去四五个,然后再回来,又过了一分钟左右,那个壮汉继续推开门说:抄家伙,然后那些人回来的时候,一个拿着装饭的,很大的电饭锅后面跟着拿个盆子装菜的,还有个拿着十多个碗,然后那个壮汉拿了个盒子进来了(盒子里装的是全部人的手机), 然后他们开始盛饭,祥就问我要吃多少,我说吃小半碗就行了(我看着菜实在太差劲了,记得那天吃的洋葱)然后祥就对着盛饭的人说给兄弟盛小半碗就行了,然后打菜的那叼毛给我打了一大勺洋葱,但是我也没敢做声,然后依次打好饭菜后,打饭的人把筷子插的笔直的,然后饭第一个送到我手上,他双手给我,我单手接的,然后对面一个人大喊,你干什么,不会用双手接啊,然后我也没敢做声,然后我拿着饭就开始吃,然后坐在我身旁的祥(我刚开始进去的时候,我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身旁一个是蒋一个是祥)就说,先别吃,等一下(他是对着我耳朵说的)然后等了一下,大家手里都有饭了,然后有个人就说:兄弟 各位大老板请吃饭,吃饱吃好,然后把饭碗继续往地上放一下,然后几个人在哪大声叫着,抢着说话,抢着讲故事,(后来知道每次吃饭都要讲一个故事,几个脑筋急转弯,几个笑话这样子)然后他们讲故事的时候,我就在那吃饭,吃着吃着,坐在我对面一个人饭掉一小点掉在上了,他立马直接用手把那个饭粘在手上,放进嘴里,我看得一楞一愣的,对面那个人用了一个藐视的眼神看了我一眼(后来知道,在他们那里饭菜掉地上,一定要捡到吃的,而且吃饭一丁点都不能剩的,),我本来想剩点饭,(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在哪吃饭,饭菜又难吃,我又有点挑食),然后祥看到我还剩了点,说不能剩,咽都要咽下去,没办法,我只能咬着牙把剩下的吃了,差点吐了出来,吃完以后,他们飞速的分配工作。


 然后他们继续找我聊天,聊着聊着,突然门打开了,他们全部立马站起来了,我也跟着站起来了,然后他们蒋和祥一人前一人后带着我去跟他握手,他们叫着主任下午辛苦了,我也学着他们说:主任下午辛苦了,然后那个主任打了我一巴掌,我也忍气吞声了,然后他们一一跟主任握手了,然后那主任说:坐,他们异口同声说:主任坐(主任他一来握完手,就坐下的),然后那主任说:这里怎么有个不认识的啊(指我) 然后蒋就说:这是新来的兄弟,然后主任说,原来兄弟啊,我还以为是哪位老板呢(新来的就叫兄弟,交完钱就叫老板,这是我后来知道的),这么叼,然后问我家里情况,还有我去过那些地方,从哪里过来的,问完以后就问我:感觉这里像什么? 我说 像传销 他反问我传销是什么你知道吗? 我说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传销要钱,打人, 然后他说:哦 原来这就是传销啊。


 然后我忘记他为什么打的我,反正打我也没多重,(但是我一直记得),然后恐吓我,说要交钱,然后我把钱包里的八百全给他了,然后他看了看,说:就这么点啊? 吃顿饭都不够, 然后说把卡拿出来,我说没卡,身份证银行卡都掉了,然后他对旁边的人问,他箱子翻了没有,答:翻了 没有身份证,就一张银行卡,然后过了两分钟把我的卡拿出来了,那张卡我自己都忘了至少两三年没用了,然后他说卡里有钱吗? 我说没钱 他说没钱你带着干嘛? 我答:难道你卡里没钱就会直接扔了吗?你不信的话,我给你密码,你自己去看。


 然后说,既然你没钱,那我直说吧,你想出去吗? 我说:想! 那好 20万! 我说你把我卖了我都没20万 然后他就说,不 你知道你的肾值多少钱吗? 告诉你值15万 还有你的眼角膜,然后拿着手指摸着我的肾,那时候我从心里有些怕了,然后他越往后说越恐怖,我反倒不怕了,后来他打了个电话说,对着电话那头说,带把手术刀,带麻醉药,然后对着旁边的人说,拿酒精过来,然后那人附和说,好呢,好久没见到血了, 然后一盆液体打了过来, 然后他说要我躺下,把那液体放在我眼睛上,然后我就说,不躺了,死也要死有尊严,然后站了起来,说:有本事你杀了我。


 然后他后面开始跟我讲道理,讲了一个多小时,说不要整天想着死,他讲的道理,那时候觉得好有道理,然后他走了,走的时候说,想不想下次见到我,我说想然后说如果七天以后我就不想见到你,因为我不想在这里呆七天,他说,要想走可以,好好认真看课,看懂看明白哪里来,回哪去(那时候被他后面讲道理讲服了,觉得人不差的,虽然他恐吓我,也打了一下我)。


 然后又过了一天无聊的生活,来到我到福建传销窝子的第三天,然后那天蒋把我带到另一个小屋(女传销员睡觉的地方),然后对我说:你真幸运,有好事发生,你猜猜吧,我说猜不到,他说你有师妹了,才来几天你就当大师兄了,高不高兴,我说没感觉。


 蒋问我,你难道没有一种兴载乐祸的感觉吗? 我说没有, 然后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,蒋带着我见新来的师妹,刚见到小师妹的感觉,她穿着一双挺高的高跟鞋,有点胖,皮肤挺白的,据她自己说一米五九,然后她穿着那高跟鞋感觉跟我一样高(我挺矮的,一米六七) 然后旁边一个女的就跟小师妹介绍我,这是你大师兄。然后她就弯腰跟我握手(前面忘记说,每天早上,晚上,出门买菜(当然我没资格去买菜,因为怕我跑)回家都是要握手才能走的),我也弯下腰跟她握手,她很害羞,当然我也害羞,握了不到一秒我就松开了,然而我发现她旁边还有一个新妹子,我没见过的。然后蒋给我介绍,这是龙老板(楼上的那个妹子),讲真第一眼觉得挺不错的,看起来不大,98年的女孩,是湖南吉首的。龙老板脸挺圆的,圆的跟个苹果似的,肥嘟嘟的,但是身材不胖,身材属于萝莉型的,身高一米五三上下,性格也是萝莉,刚开始我对她印象还不错。当然,我看她的同时她也在看我,蒋就向她介绍我,说,这是新来的兄弟,叫:何✘✘,跟她握手的时候,感觉她手好软,也很滑,(其实我不喜欢跟别人握手,但是因为这是他们这里规矩,不得不握的,握手必须弯腰四十五度,目视对方三秒,但是一般情况握个一秒就差不多了)


 然后到了晚上的时候,蒋就对我说去不去KTV,我说好呀好呀(心里在想如果去了KTV我肯定就跑),然后到了晚上,蒋对我说:KTV包厢满了(后来才知道,不可能让你去KTV的),只能在家里办了,然后到了晚上 就差不多将近十人左右,大家玩的一个游戏,叫做从1数到29 一个人最多连数两次,然后到了29就上去唱歌,唱之前,要说:真诚的友谊来自真诚的自我介绍,我叫✘✘ 来自✘✘ ✘✘ 然后下面的人就说:记不住,来一首,转身扭一扭, 然后演唱会开始,当然里面有两个唱歌唱的蛮好的,他们唱的都是(多幸运) (演员)流行歌曲,然而我基本只唱一首歌郝云的(活着)(后来那个家基本一半以上都会唱这首歌) 而且我每次唱的都很激情(虽然唱的不好听)然后后面的几天,演唱会都没怎么开,整天除了打牌,(课也不用上了)啥都不干,然后时间来到这个月的四号。



 我很清楚的知道,不给这2800,之前能不能出来肯定是个问题,然而我假装看懂他们的课,也没问看懂看明白可以直接走的事情。我转账的那个人是,我们家的主任(主任的意思是一个家的老大,我前面还以为他人不错),如果他现在敢拿着身份证做事的话,不出三天可能要去至少吃一年的牢房饭了。


他们传销课的主要内容就是,说他们说网络营销,跟天津天狮公司合作的,说他们既不违法也不合法,说国家暗中支持,说国家打击就是做做样子,抓了又放。说的什么业务员(千而八百工资),业务主任(5000~9000) 业务经理(1~9W我从未见过) 业务总管(11.9W以上) 从四号开始我成了里面的老板(业务员的意思,按他们的说法吃一至两年的苦,然后就可以坐享11.9W一个月,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的)。然后我就问蒋,你相不相信,他说,我不相信,但我不会去怀疑,因为我拿到属于我自己的那份工资,我没有理由去怀疑。


 时间又过了聊天来到六号 这天快到转折点了,蒋突然对祥说,(其实就是说给我听的),有些老板就是不知道要脸,要说走就直接说好了,干嘛一定要跑呢,蒋还说了一个故事,就是说一个老板跑,没跑掉然后被抓回来打的半死,三十多个人打,然后我听到这话,我就说我要走,就直接说,不会跑了,然后蒋就说,很多老板也是你这样说,到了外面直接跑掉了,然后,我对蒋说(那时候我还是信任他的),我不想做了,这里的苦我受不了,每天吃的那么差,还不能出去玩,蒋说,你要走跟主任说去,然后七号我跟主任说,要走,他前面一直劝我什么的,后来看着我软的,不吃准备直接来硬的,不过没来硬的,他发火了, 然后他说,你这里最好朋友是谁,我说是夏(我后面几天天天跟他下棋) 然后把夏叫进来了,让夏把存银行的4000块钱条子给我看(他们三号发的工资,但是他们工资都是从别人手上骗来的),然后我看着四千账单,我说:不走了,我要在这里继续干。然后说,主任说:今天你小师妹出去玩(其实属于半软禁的出去玩),明天你出去玩。然而那个后来的小师妹已经完全被他们洗脑成功了,我记得我偷偷问她一个问题,如果给你个选择是留还是走,她说先留这里看看吧,记得她好像是96年,是四川内江人,姓郑,小学没毕业,出来打工六七年,我只记得这些情况。


 然后时间来到八号了,这注定是忘不了的一天,那天下午一点左右,那个打过我的主任,来到我们那个小房间,他还假装不记得我了,他说今天带着我出去玩让我挑几个人陪我(其实就是监督我)然后我挑了夏,还有另外一个,他说三个人不可能可以出去的,然后他叫上蒋和祥, 然后出发之前各种说,不要想着跑什么的,要走可以直说什么的(他们说直说可以走,但是他们说呢话就是放屁),不要做小人直接跑,出门之前还要我带着行李箱(他们说这是行业规矩,第一次出门必须带上行李,虽然我还有两套衣服现在还在那小房子里),然后大概下午两点出发,出发直奔小公园一行人有六七个,在那途中我一直想找机会跑,然后我要上厕所,蒋和夏居然跟着我,我就直说我上厕所你跟你我干嘛,(我没拿行李上厕所的),蒋说,谁跟着你啊,你要跑我都不会管你,你跑了就跑了呗,跑了就多一个穷人了。


 然而时间来到五点钟的时候,他们说要回家了,我知道这要是回去了,估计半个月都出不来一次了,然后我变走变想办法,然后跟着那个主任交谈,我说我不想回去怎么办,他说先回去吧,回去了走一下程式,好见好散,我还给你买票(他虽然笑着说的,但是我从他嘴角能看出来,我刚才说的这句话,如果回到家肯定会被他暴打一顿)。


 然后走到一个小十字路口,我知道错了这个十字路口,以后就别想跑了,(那是我那天见人最多的十字路口,应该有十来个人左右),然后我直接拿着行李箱就跑,还说:拜拜咯。然后那两个说我跑,他们肯定不会追的人,我没跑几步就被蒋和祥抓着,最让我痛心的是那个夏,居然也跑过来抓我,那时候我在十字路口的属于半中间位置,我大声喊:救命啊,救命啊,救命啊,至少喊了十来声,虽然前一分钟没人来帮我,但是大家都围在那看热闹。


 然后过了一分钟不到,我虽然被拖了五六米,但是有两位正义人士,直接从车上下来,对他们说,你们在干嘛,那个祥回答,这是我表弟,他有神经病,我大声喊,我不是他表弟,我没有神经病,他们是传销组织。那时候街上围了将近四五十人,然后那个主任他看情况不对跑掉了,我都没注意他跑掉了,还是别人告诉我的,我对周围的人说,赶紧报警,有一两个回答说,已经报了,警察马上要来了。过了五分钟左右警车来了,然后我使劲的向车子招手,他们三个也没抓着我了,他们也跟着上了警车,但跟我上不是一辆。


 然后先去派出所,后来发现这是刑事事件要移交给公安局,然后他们在上从派出所去公安局的时候,我看着他们三个带着手铐,我开心的差点哭了!这是我拍的,本来是不让拍的,我偷偷拍的,好像有个人知道我拍了,但是他要我不要在拍了。


 这是昨天发生的事,昨晚我一直做笔录从七点多做到凌晨一点多,然后在公安局的办公室躺在两个椅子上睡了三个小时左右。


 有个警察暗示我去嘲讽他们三个,我其实前面就想嘲讽他们,但是我怕警察说我,然后我二话没说,抱着凳子坐在他们对面开始嘲讽了好几分钟。然后那个祥,回击了我一句,然后我直接说,你是什么东西?就是在家里(传销窝子)里,你都搞不过我,更别说外面呢,你好好看清楚,这是公安局,看看你手上什么东西(手铐)!


 虽然还有些没抓到,但是抓到的这三个,有两个看守我的(蒋和祥) 正常来说要判半年, 我跟警察说了,法院判决的前两天告诉我,我坐车去看判决,我现在惠州,这件事发生在漳州角美,福建漳州的假天狮传销。

 顺便补充一下,我虽然从那个房间就出来过一次,但是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哪,昨天警察带着我去指认事发地点,但是那福建漳州传销窝子里的人都跑了,只带蒋和祥带着手铐指着那个门,门我也进去了。顺便说传销组织以洗脑为目的,如果你被传销洗脑成功了,那么你可能很快会从受害者,变成犯罪嫌疑人, 那个家一共十三个人(三个女的,有三个当过兵,三个当过厨师,还有一个干工地的),有个我们湖南的,他被成功洗脑了买了21套(21✘2800=58800), 他还在做一年以后月薪百万的梦,说一年后干嘛干嘛, 他们还经常问我,你有什么目标,我说:把自己农村老家房子装修好,再加买部小车好了,他就说 就这点啊? 等你一年后上去了一个月月薪11.9W (一套产品上去以后11.9W 21套就是21个11.9W) 然后我就假装信了他们的话,他们对我也很放心,我也装的很乖,但是现在他们肯定后悔了,(因为我一个人,三个人要坐牢,他们主任也被公安局下达了逮捕书)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反传销救助中心,解救足迹遍布大江南北,面向全国解救,一方面通过实地解救被骗去传销的受害者,帮助求助者找到失踪、失联的家人;另一方面我们实地进行反洗脑劝说受害者,使传销人员迷途知返。多次深入卧底传销组织,多次协助警方打掉传销团伙,抓捕无数传销头目,沉重打击了传销组织的嚣张气焰。


反传销救助中心,全国最权威的反传销救助机构,是由一群有正义感与社会责任感的人组建的,其主要成员多数都有误入传销或接触传销经历,深谙传销黑幕,因深知传销危害,对传销深恶痛绝,毅然投入了反传销事业中。有需要请联系网站下方电话或微信。


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
16251324444

我们的邮箱